孙渡信息门户网
当前位置: 孙渡信息门户网>社会>莫斯科不相信眼泪
莫斯科不相信眼泪
作者:匿名    2019-11-07 16:22:52    阅读量:4994

 

在过去的40年里,在中国世界传播最广的外国短语是“莫斯科不相信眼泪”。1980年发行的一部苏联电影的标题是滋养一个时代的鸡汤。它的辛辣味道和轻微的冷感都是痛苦和决定性的清醒,冷静和勇敢的举止。对于刚刚走出一个特殊时代的中国人来说,“莫斯科不相信眼泪”,这句名言“人生从40岁开始”,无疑创造了一种全新的精神氛围,意味着一切都开始了。

电影《莫斯科不相信眼泪》海报

然而,作为一句影响很大的名言,弗拉基米尔·缅绍夫的“莫斯科不相信眼泪”不是源头。事实上,“莫斯科不相信眼泪”是俄罗斯的一句老话,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6世纪,伊凡四世的时代。《西方名人典故词典》(华成出版社,1990年8月,陈正光、齐庆生主编)梳理了这一脉络。

《西方名言引语典故词典》中有一个条目,叫做“莫斯科不相信眼泪”(第213页)。相关解释如下-

16世纪,莫斯科征服了喀山汗国。胜利者残酷地对待失败者。尽管失去家人的鞑靼王室成员正在努力呼吁更多的宽容,但他们仍然无法唤起莫斯科统治者的同情。因此,有句谚语说“莫斯科不相信眼泪”(见条目“喀山孤儿”)。成语当然意味着,不管一个人如何哭诉他的冤屈,哭诉他的不幸,其他人都不会相信。然而,也可以反过来说:眼泪对不幸的人没有什么帮助,对不幸的人来说,面对现实,努力克服困难是最好的政策。

根据“莫斯科不相信眼泪”的暗示,“喀山孤儿”可以在同一本书(第167页)中找到,词条补充“莫斯科不相信眼泪”,如下-

俄罗斯在1552年征服喀山汗国后,为了从沙皇那里获得尽可能多的宽容,这些鞑靼皇室成员被称为喀山孤儿,哭诉着他们的苦难。另一方面,喀山汗国倒台后,莫斯科出现了许多乞丐。他们都声称是战争的受害者,并声称他们的父母死于喀山汗国的围困。当然,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虚构的,所以这些所谓的“喀山孤儿”被比作假装贫穷、抱怨和可怜的人。

从这两个条目的注释中,人们可以闻到来自历史深处的冷空气,这比电影《莫斯科不相信眼泪》中反映的现实更残酷。16世纪中叶,以伊凡四世为开端的俄罗斯对外扩张,为这个有着足够壮丽和冷血背景的名言的诞生铺平了道路。显然,一切都始于伊凡四世。

伊凡四世是俄罗斯历史上的第一位沙皇。然而,他有一个更突出的绰号,“可怕的伊万”,这个绰号更好地反映了他的风格。历史学家对伊凡四世优缺点的评价一直存在争议,并得到了不同的赞扬。在斯大林时代的苏联和当今俄罗斯主流历史学家眼中,他是一位杰出的历史人物。但在西方历史学家眼中,他也是俄罗斯式独裁的化身。在这位“白皮肤黄心”的俄罗斯沙皇身上,高超的智慧与极端的残忍相结合。他傲慢、放纵、喜怒无常、嗜血、凶残、疯狂。他不仅消灭了持不同政见者,还杀害了无辜的人。他对他的臣民使用的酷刑和迫害方式多种多样,大屠杀的规模令人不寒而栗。

然而,公平地说,伊凡四世与其说生来残酷,不如说性格复杂。因为,塑造他性格的成长经历是不可预测的,充满不安全感。伊凡四世出生于1530年。他年轻时失去了父母,并得到了领主的帮助。年轻时,他是克里姆林宫高墙内的“囚犯”。法庭内部激烈的争斗和自相残杀对伊凡四世1547年就职后的性格形成和统治行为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一方面,他专横跋扈。他认为君权是神圣的,每个人都应该绝对服从他。另一方面,他胆小又多疑,而且带着紧张的恐惧,他习惯于把世界上的每个人都当成阴谋家。

总的来说,具有“暴政-胆怯”双重人格的专制独裁者必须通过不断扩张领土来克服心理障碍。伊凡四世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可以说是俄罗斯扩张历史的起点。伊凡四世征服的第一个目标是占领莫斯科东部伏尔加河左岸的喀山。

喀山最初是由博加尔人建立的。蒙古在西征期间被并入金部落的领土。黄金部落在这里建立喀山汗国并不落后于鞑靼人。鞑靼人和俄罗斯人早些时候都是金部落的附庸,都带有蒙古基因。唯一的区别在于他们的信仰。在继承方面,鞑靼人的蒙古血统比俄罗斯血统“更纯洁”。16世纪以前,双方的进攻和防御通常是鞑靼人入侵莫斯科。他们多次屠杀、抢劫和出售斯拉夫人。历史记忆在民族语言中起着重要作用,所以有一句古老的俄罗斯谚语“不速之客比鞑靼人更糟糕”。

因此,伊凡四世对喀山的征服既有扩张领土的动机,也有复仇的意义。事实上,伊凡四世在1547年加冕为沙皇的那一年就开始与喀山作战,但由于伏尔加河过早解冻,他无法过河。五年后,在1552年,伊凡四世率领15万军队和150门大炮再次通过陆路和水路进入喀山。

喀山城的防御工事不错,骑兵的战斗力也不逊于伊凡四世的军队。然而,决定战争胜负的三个关键因素是:第一,俄罗斯军队来自伏尔加河上游,切断喀山市的供水;其次,俄罗斯炮兵有绝对优势,木制炮塔在炮火下占据了喀山的大部分。第三,在德国工程师的指导下,俄罗斯军队挖了一条穿过城墙的隧道。

喀山战争是表面上蒙古两条动脉之间的内部斗争。本质上,这是俄罗斯对依靠欧洲技术文明的奥斯曼帝国的附属国的胜利。1552年10月2日,喀山市被摧毁。那天,伊凡四世骑马进入卡赞汗国的宫殿,他在整个战争中的主要工作是祈祷。此时,喀山·汗·亚迪格尔·穆罕默德的妻妾成群带着金银财宝冲出宫门,在俄罗斯军队面前痛哭流涕,跪倒在地。后来,可汗自己看到大局已经过去,低着眼睛爬到伊凡四世的脚边,祈求宽恕。“一代英雄”带着一些傲慢和轻蔑对哭泣的投降者说:“不幸的是,你不了解俄罗斯的力量!”(一代暴君:伊万·里德,第51页,世界知识出版社,1986年9月,亨利·特罗亚特译,张志、刘光信译)

喀山汗国宫殿前的投降场景和伊凡四世对“哭泣的失败者”的话语是“莫斯科不相信眼泪”的主题,也是此后一系列残酷历史叙事的先兆。俄罗斯军队吞并喀山后鞑靼人怎么样了?常识范围内的猜测是,这是这个国家破碎的家庭必须享受的待遇。在伊凡四世的强迫下,亚迪格·穆罕默德和他的官员皈依东正教并接受了洗礼。他的妻妾和被杀的鞑靼寡妇也放弃了信仰,成为了俄罗斯军队的仆人。

成千上万的喀山人已经成为俄罗斯帝国社会底层的基层人民。他们不仅要承担艰苦的劳动,还要承担莫斯科圣瓦西里大教堂六年建设期间发生的所有费用。自16世纪中叶以来,大量流离失所的喀山人来到俄罗斯的皇城莫斯科,包括一些先前被鞑靼人带到喀山的俄罗斯人。这些喀山人拖着他们的儿女,缺少衣服和食物,看起来悲伤和哭泣。但是被他们欺负的俄罗斯人并不同情他们。什么样的情感会压倒人类独特的同情心?它应该是基于羞耻的仇恨。俄罗斯谚语“莫斯科不相信眼泪”和“喀山孤儿”是当时在莫斯科街头孕育形成的。这是胜利者对失败者的冷漠。

喀山的占领标志着俄罗斯从“蒙古-鞑靼”民族的控制下完全解放,伏尔加河东岸的大片土地向俄罗斯开放。喀山汗国沦陷后,阿斯特拉罕汗国、西伯利亚汗国和克里米亚汗国并入俄罗斯领土。这个位于东欧边缘的小国最终成为欧亚大陆上世界上最大的领土强国。在这个奇迹般的扩张中,伊凡四世是故事的第一推动力。这个巨大的婴儿,出生时被喀山汗·沙法·葛莱称为“有一颗吞噬我们鞑靼人的牙齿”,后来吞噬了更多的土地和更多的人。最终,俄罗斯成为列宁的“各族人民的监狱”(列宁全集,第21卷,第2版,第392页)。

有趣的是,喀山正是列宁成长的地方。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 浙江快乐十二 台湾宾果网址 广东十一选五投注

© Copyright 2018-2019 grscreamer.com 孙渡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