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渡信息门户网
当前位置: 孙渡信息门户网>文化>故事:男友听说我怀孕买来昂贵安胎药,我喝下半日孩子没了
故事:男友听说我怀孕买来昂贵安胎药,我喝下半日孩子没了
作者:匿名    2019-11-04 08:38:13    阅读量:2310

 

每天读一些故事应用作者:苏贤

祁辉被白无常邪恶的声音拦住了。他不知道白无常想做什么。他们中的一些人很紧张,低下了头。他们双手在袖子上翻来覆去。

白无常看到孟婆这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心中暗暗叹了口气,也没有冷冷的话语,“你知道刚才阎罗王叫我去吗?”

绮璟抬头看着白无常,头摇得像拨浪鼓,“我不知道。为什么?”

白无常又冷冷地哼了一声,“这不是你所有愚蠢的事情。”

齐白石的脸变白了,她的脑海中浮现出最近发生的所有事情。她没有发现自己做了什么蠢事。她颤抖着问道,“什么愚蠢的事情?”

白无常看到她脸色苍白,一双湿漉漉的说话的眼睛盯着自己,又想起了以前无畏的舒梦,现在这个谨慎的样子,让他说不出什么沉重的话。“你知道有谁不喝孟婆汤就去了阎罗厅,向地狱之王哭诉,要求他做出决定吗?”

“什么?”绮颖有一阵子没有回应,但还是看着白无常。过了一会儿,她眨了眨眼睛,“有人去阎罗大厅不喝汤吗?”满脸不可思议。

“是的,地狱之王让我尽快查明此事。”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没有汤怎么能去阎罗大厅?”绮璟不相信,以为白无常总是捉弄她,她怀疑地看着白无常。

白无常看到绮璟脸色变化,不禁皱眉,“为什么?我不相信。”

绮璟摇摇头,“不……”虽然说不,但他脸上的疑惑无法掩饰。

白无常压下火又上来了,“我不信,我担心找不到线索,所以,你跟我去阎罗庙告诉阎王,有时候是阎王冤枉了你”这时,他拉起齐颖的宽大袖子,转身去阎罗厅。

绮璟站在最后一惊,另一只手被白无常拉住了袖子,“不,不,不,我相信我。你放开我。”

白无常没有理会,带着绮璟去了阎罗寺。

伊萨卡璟脸色苍白,这是真的相信了白无常,想想已经有她的错了,如果真的去找阎王说她不相信,指不定该怎么惩罚。“大哥呗,我错了。我错了。你让我走。我不会去阎罗大厅。”

白无常停下脚步,转身看着正要哭的绮璟。然而,她很心软。她到处都看到鬼魂。她停下工作,看了看现场。她的脸变得更黑了。"为什么,你相信吗?"

齐颖急忙缩回袖子,点点头。“我相信这封信。”

白无常被燕从文件柜里叫回来后问绮璟。绮璟一个接一个地知道一切。

白无常若有所思,叫绮璟沉默,绮璟急忙点头。他看见一个幽灵护送一个人来了。那个人由幽灵护卫队护送。他喋喋不休地说着他想说的话,但说不出来。他的手和脚仍在挣扎,但他被幽灵护卫拦住了。

伊萨卡看着她的眼睛,转头看着白无常。她的眼睛闪过,“他?”

白无常点了点头。

绮璟连忙转身跑过去,端起一碗孟婆汤,走到被鬼魂抱着的人面前,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来。我看到那个人只有20岁左右,相貌平平,但他有一双桃花眼。他看见一个年轻的白人女孩在他面前看着自己。他也忘记了自己的处境,用那双桃花眼勾住了齐颖。

绮璟皱起眉头,解开了他的咒语。他正要问自己是如何在她的眼皮底下逃脱的,但还没来得及问这个问题,这个人就偷走了节目。"未成年的虞梦看到女孩的眼睛如画,敢问她的名字?"

绮璟一愣,握着汤的手不知不觉地抖了抖,下意识地转头去看白无常,看到白无常像春风一样捋着脸笑,忍不住又抖了两下。谁不知道,白无常越是生气,他越是嘲笑自己的脸。

抱着那人的鬼听见了那人的话,看见孟波好像在走,只叹息那人不知道他是生是死。他敢和孟波调情,摇摇头。

也看白无常有什么动作,那刚刚还用桃花眼勾住孟婆男的跪了下来。白无常踱步,再也回不到神绮璟手里拿着孟婆汤,蹲下来看着令呜无语和满脸怨恨的男人,“为什么?我敢在生命结束前去阎罗大厅强求自己。今天我敢和孟婆调情。”

桃花眼虞梦听了孟婆的话不禁也一愣,忘了挣扎,抬眼去看那个白衣女人。他有一张鹅蛋脸,圆眼睛和细眉毛,宽眉毛,好像没有什么值得关心的。我刚听说这个看起来才十多岁的女孩原来是孟波。有些人不相信,有些人感到惊讶。

白无常掂了掂手中的汤,笑得春风中风,那跟虞梦的鬼差却忍不住摇了又摇,暗暗警告自己,孟婆虽可怕,但白无常还是更可怕,但不要得罪白无常。

白无常可不管抖得像筛糠一样,直接把汤碗往虞梦嘴里一凑,就想灌下去。我听到有人跑过桥。

“虞梦,你这个人渣。”只见一个女鬼一脸愤恨地直过来,伸出双手,仿佛要向虞梦拼命。

虞梦,刚才什么都不怕,看起来很害怕,想摆脱恶灵逃跑。恶灵不允许他逃跑,但他只是赌得更紧。

女鬼冲过去,狠狠地打了虞梦两次,结果被追鬼拦住了。

“崔桥,你,你,你是怎么死的?”虞梦看着女鬼满脸仇恨地颤抖着。要不是被恶灵压制,她早就跪下了。

女鬼想扑向虞梦,但被恶魔所克制。她只能骂,“你不是唯一该受责备的人。”

孟婆有点跟不上事情的发展,见白无常跟虞梦鬼扫了一眼,鬼连忙掰开虞梦的嘴,看见碗里的汤就灌了下去。然而,女鬼挣脱了恶灵的枷锁,把孟伯当扔在了地上。“这种人渣不值得喝孟婆汤,但他必须代代相传。”

白无常只觉得额头上青筋暴涨,不禁摸了摸锁魂萧。

齐颖见此,便叫恶灵镇压女鬼,来到白长昌身边。“冷静,冷静,白哥。”

白无常冷哼一声。

绮璟连忙让鬼派人看好,自己又端了两碗汤。

那个女鬼瘦得就像风吹来时她要倒下一样,但是力气很大。当她看到齐颖又端上汤来时,她直直地看着齐颖,“你是孟婆吗?”

齐颖点点头。“是的,姑娘,听我的建议。我会忘记过去的生活中有多少委屈。喝完汤,我要去地狱之王那里判断因果。我会做我必须做的。不要纠正生活中的不满。”

女鬼听了,又看了虞梦一眼,问孟婆:“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

绮璟摇摇头,虽然从白无常那里听说,这个虞梦没喝汤就跑到了阎罗庙,没想到阳寿未尽,但是他是怎么死的,她真的没时间问。

“吓死了,哈哈哈。”

绮璟一愣,“吓死了?哦……”虽然吓死不常见,但也不是没有,绮璟没有大惊小怪。

崔桥看到孟婆时并不惊讶。他似乎情绪很高,想和孟波谈谈。

白无常看绮璟休息去听女鬼的故事,恨铁不成钢地看了眼,又想起什么事,吩咐女鬼派人看好,然后匆匆离去。

“当我遇到虞梦这个人渣时,是在去年10月底。去年天气很奇怪,但是在十月底下了两次雪。我去城里把新剪的锦袍送给宋远外一家。当宋远伟一家把我当成孤儿时,他们经常给我一些缝纫工作来养活自己。我一到家,就看见一个男人躺在我的院子前。冬天,当他衣着暴露时,他感到同情,不顾男女防卫,帮助他回家。如果当时我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就会眼睁睁地看着他冻死。”

“后来发生了什么?”

“我看见他冻了很久,发起了高烧,于是赶紧去请医生吃药。经过几天的辗转反侧,这个人好多了。他说他是临县一个商人的儿子。他最初是来这个城市做生意的。然而,当他半路遇到一个山贼时,他的所有财物都被抢走了,他也被判有罪。他几乎没看见别人的院子,就松了一口气,昏了过去。我醒来时才发现我救了他。”

听了这话,虞梦反复说:“崔桥,我永远也不敢忘记你救我的好意。”

崔乔扬起柳眉说:“闭嘴。”

虞梦吓了一跳,紧紧地闭上了嘴,不敢再说话。

“这个人以前哄人,病不好,有神仙,恩人随意叫我。当他从疾病中康复后,他向我借了些钱回家了。他还说他会让我等他求婚。哦,我也责怪自己没有看到世界,相信他的胡说八道。

他第二次来的时候,告诉我他的父母不同意结婚,所以他离家出走,哄我说只要我怀孕了,他的父母就会为了孩子同意。

我真的被门卡住了。我相信了,并和他成了夫妻。他不时来和我呆三到五天。每次他告诉我他在和父母吵架。"

虞梦小声说,“真的,我没有骗你。”

崔翘大怒,“我叫你闭嘴,没骗我,没骗我,你一边跟县尉家人亲密交谈一边哄着我,你觉得我一个人怎么样?你这个人渣。”

虞梦退缩了,不敢回答。

“有一天,他来了,我告诉他我怀孕了。他把我抱在怀里,听到这话,他立刻放开我,藏到一边,结结巴巴地说他父母不同意嫁给他,然后匆匆离去。起初,我以为他有罪,没多想。等了将近两个月后,他的眼睛开始看起来怀孕了,他还没有来找我。如果在结婚前看到我怀孕了,我的脊椎会断的。当我想起他哄我怀孕并娶了我时,我情不自禁地去找他。现在我走了。”

“你找到他了吗?”

“我刚到下一个县,直到我询问后才知道。他已经和县尉家的女儿约好了。他将于下月结婚。我的心很冷,我想我的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我会找到你的。哈哈,我也很笨。他真是个败类。他的父母不是人类。”

在虞梦说恨恨的时候,虞梦被她的眼神吓得不敢后退一步。

“他妈妈很乐意给钱,只告诉我去买堕落之子的药。他父亲怎么说的?我仍然不知道我从哪里来。我背叛了他的儿子。我不知道这个混蛋从哪里来。他叫他的仆人把我赶出去。”

伊萨卡被激怒了,他把眼睛拉到一边看着虞梦。“他怎么样?”

"他不知道自己藏在哪里,也没有从头到尾露面。"

齐颖听后骂了一句,“人渣”

翠翘的声音如沉浸在冰雪中,“要是这样,就不是最渣的了。被他的父母羞辱,我迫不及待地想自杀。我只是觉得我肚子里有孩子。不管怎样,这是我自己的孩子。我父母去得很早,家里没有亲戚。现在我有了孩子,我不得不忍住怒气回家。他的父母担心我会纠缠他,安排谣言来诋毁我。

我结婚前就怀孕了,被泼了脏水。我的名誉被毁了。甚至宋朝以外的家庭也停止给我工作。我只是一个孤儿。我担心我如何生存。他又来了,说前几天他不在家。他和家人一起去涪城找路。我刚回来,听说我去看他了。我买了一种流产药,并说我会弥补我所遭受的不公正。现在我只需要冷静下来,生下孩子。他还说了很多甜言蜜语。我忘记了伤疤,当我看到他很专心时,我相信了他。"

“这个...有点良心。”齐颖听后说,既然虞梦还知道怎么生孩子,不管这是不是浪费。

“良心?哈哈哈,他的良心早就被狗吃掉了。你认为这真的是一种抗流产药物吗?”

伊萨卡很惊讶,“不是吗?”

“我说堕胎药只是为了哄我喝堕胎药,以免妨碍他和县尉的女儿。”

“什么?这怎么可能?”齐静不想这样,但又看了看虞梦,“人渣”

“他看见我喝了药,哄我小睡一会儿,然后跑开了。我半睡半醒,腹痛难忍,本来想叫他去找医生,哪知道他没有人影。疼痛持续了半天,留下了一个已经形成的胎儿。那时,已经是二月了,那天晚上下雪了。失去孩子后,她只觉得半死不活。几天后,他回来了。哭着求我原谅他,他只说这是他妈妈给他的药,是一种很好的流产药。他不知道这是否是堕胎药。他对新婚妻子暴躁的性格还说了些什么?他一点也不喜欢。”

“你又相信他了吗?”怡景有点生气,没有反驳。

“既然他喂我喝堕胎药,我就相信他。看看他还能做什么。他买了饺子和肉馅,说他看到我减肥,吃得更多。”

听到饺子,虞梦不知道还能想到什么。他像看见鬼一样呕吐。他躲在一个幽灵信使后面,诅咒了那个毒妇。“如果我不打掉你的胎儿,我妻子就不会靠近我,而且她还吵着要分居。我尽一切努力娶她。我怎么能让你毁了它?”

崔桥冷笑,“终于愿意承认这是你的主意,你真无耻。当我被哄骗的时候,当我怀孕的时候,你的父母会同意我的婚姻,我愚蠢地相信了。我真的相信你的邪恶。”

仿佛此时,虞梦并不害怕,擦了擦嘴,从鬼魂背后探了出来,“你是个孤儿,但顶多成为我的妾室,偏偏你反正不想做妻子。我把你的身体归咎于我的贪婪。”

绮璟有些懵了,看着虞梦桃花的眼睛冷冷地看着崔翘,要不是两个人被鬼打发着,已经是打架了。

“他太无情了,我又想起了我可怜的孩子,把落下的胎盘剁成馅包饺子。他吃得很开心,称赞我做得好。”

绮璟也震惊了,“你……”

崔樵冷冷道,“虎毒不是没食子,既然他亲自喂我喝堕胎药,我会让他永远记住,他吃了他的孩子。你没看到他的表情。人们又爱又恨的桃花眼又老又圆。他们的脸上满是汗水。我第一次没有听清楚是他的孩子,于是又问了我一次。在我再次告诉他他正在吃他的孩子后,我开始呕吐,然后就死了。哈哈哈...死亡真好。”

听到这里,附近的鬼魂忍不住干呕,“太用力了”

伊萨卡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他被吓死了?”

“哦,真糟糕。他早就应该死了。”

“但是你知道他活得不够长,现在你把他吓死了,你欠他一笔债。”

崔桥似乎听到了一个笑话,呵呵笑了两声,“我欠他一笔债?我救了他的命。更有甚者,他的父母诬告我杀害他们的儿子,把我送进监狱,被一个县尉打死,”

齐林一时无言以对。正当她不知道如何回答时,她听到白昌然的声音:“各有因果,各有回报。自然,有人会报复你的错误。”

说着,他让幽灵护卫护送崔桥到阎罗厅。他非常焦急,齐颖在身后喊道:“她还没喝汤呢。”

白无常说,“她不需要喝酒。”他把崔桥带走了。

易继因看到吐了很多脏东西的虞梦,有三分同情和七分幸灾乐祸。恶人有自己邪恶的磨坊。他让魔鬼给他一碗孟婆汤。他还看到他手里拿着另一个碗,想再装满它。魔鬼催促道:“孟婆公,再添他是愚蠢的。”

伊萨卡璟这才算了,叫鬼打发走了。

她又想起饺子,不禁感到一阵寒意。她不想再吃饺子了。(作品名称:孟婆唐:崔桥),作者:苏贤。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

© Copyright 2018-2019 grscreamer.com 孙渡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