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渡信息门户网
当前位置: 孙渡信息门户网>文化>刘海粟与百年的“人体写生风波”:闹到遭孙传芳通缉
刘海粟与百年的“人体写生风波”:闹到遭孙传芳通缉
作者:匿名    2019-11-01 20:26:55    阅读量:4796

 

近年来,四川美术学院人体素描课程成为一个颇有争议的话题。从民意来看,那些反对人体素描课的人只是个人,但它所吸取的沉淀物仍然存在。事实上,100年前,这些对人体素描充满无知和偏见的言论也出现了,但当时受到攻击的却是上海美术学院院长刘海粟,他因此被贴上了“艺术叛徒”的标签。模特之战始于1915年,结束于1926年。当时,就在五四运动前后,新旧思想激烈地交锋。

文韶

刘海粟20世纪30年代

辛亥革命后的上海,民族民主运动风起云涌,西风东渐,新思想如火如荼。在这个新旧社会变革的时代,上海国画院无疑是新艺术运动的先驱。

艺术学生在野外写生。

上海美术学院,简称“上海美术学院”,是中国第一所开设人体素描课程的学校。刘海粟开设这门课程是因为他觉得“人体具有高度的美感和美的真正价值”。通过人体素描课程,学生可以“感受生命的活力,让艺术充满活力”。

我不得不说刘海粟的愿望很美好,但现实给他泼了冷水。人体模型需要在人体素描课上使用,但是在学校通知张贴后很少有人注意到它们。好不容易动员了一个擦鞋男孩,但是他一进教室,就看见几十个学生拿着画板和笔看着他,在他脱下衣服之前,他就开始逃跑了。

这一幕的原因与中国人的传统理解有关。与希腊倡导“人体美”的理念不同,自古以来,中国人就认为身体肮脏低贱。尤其是佛教传入后,这一概念得到了充分发挥。总的观点是裸体只能唤起人们的性欲。对此,鲁迅先生曾发表过一个极其辛辣的声明:“当我看到短袖时,我立刻想到了白色的手臂、赤裸的身体、生殖器、性交、杂交和私生子。中国人民的想象力只能在这个层次上飞跃。”

可以说,这种思想对中国美术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对“身体”的厌恶导致了“身体”作为独立的表现对象在中国画中的长期缺失。以徐悲鸿为代表的现实主义学派曾经指出,中国大多数文人画都不是由人画的。即使那些画是由一些人画的,它们中的大多数都是变形的,就像“小矮人”一样。

在这种情况下,上海艺术学院的模特招聘非常坎坷。根据刘海粟的记忆,1915年3月,上海美术学院终于找到了一个愿意当模特的男孩。这个名叫“和尚”的男孩15岁,他的家庭很穷。他最初拒绝做模特,但为了治愈他的母亲,“和尚”必须服从现实。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尚”发现虽然他被画了无数次,但并没有发生意外,他“逐渐变得稳定”。

真实的人体模型激发了学生对绘画的兴趣。然而,由于孩子瘦弱的身体,不完全的发育和长期接触同一个模型,学生们对创造失去了热情。为了满足教学需要,刘海粟在参议院的一次会议上提议雇佣成年人作为人体模型。如果有女性申请,工资将翻倍。

刘海粟的提议遭到了许多教授的反对。有些人担心成年男女是模范,而国家条件不允许他们这样做。然而,在刘海粟的坚持下,校董会同意了这个提议。因此,在1916年下半年,上海美术学院出版了一份报纸招聘成人模特。由于慷慨的待遇,许多人来申请,但是当模型到达教室时,他被许多准备画画的学生吓坏了。他接连逃跑。绝望之下,人体素描不得不暂停。

就这样,又过了四年,1920年7月,刘海粟的朋友何军来到上海。他设法雇用了一个更加自由的女孩作为榜样。1920年7月20日注定是中国艺术史上的一天,在这一天,中国第一位女性模特出现在班上,不仅填补了人体素描课缺乏模特的空白,也为全国人体素描树立了先例。

然而,美好的时光并没有持续多久。几天后,女孩的父母发现了上海美术学院,指责该校误导儿童,败坏风俗,教人们“画春画”,禁止女孩去学校当模特。人体素描课又停了。

不久,“十月革命”爆发了,许多俄罗斯人在上海避难。为了谋生,一些生活艰难的俄罗斯妇女接受了上海美术学院的邀请,成为人体素描班的模特。

尽管雇佣外国女性作为模特暂时平息了社会的疑虑,但这并不意味着社会上的保守势力容忍刘海粟的行为。事实上,自从“和尚”被雇佣以来,刘海粟与社会保守势力之间的“战斗”从未停止过。

1917年夏天,在刘海粟的倡议下,美国大学生在上海举办了50多个展览。几幅人体素描的公开展览在社会上引起了轰动,也引起了社会上封建保守势力的不安。他们容忍上海美术学院在学校里画人体素描,但他们绝对不允许这些作品展出。上海女子学校校长杨白敏谴责刘海粟是“艺术叛徒”,是教育界的叛徒。他写信给江苏省教育厅要求制裁。然而,江苏省教育厅无视这封投诉信,此事被驳回。

两年后,1919年8月,刘海粟在环球学生会组织了一场有志同道合者参加的人体绘画展览。当地媒体谴责他的不道德行为,并阻止了他。然而,“工业部派蓝眼睛的孩子来看他,没有任何责任,我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做。”这两次展览总体上是成功的,给刘海粟留下了人体素描已经被正式批准的错误印象。

为了保护模特,模特面对学院学生拍摄的照片中的相机。

事实并非如此乐观。1924年,上海美术学院学生饶桂菊因展示人体运动被江西省警察局取缔。警方给出的理由是,“裸体系学校引诱贫穷和贫穷的女性,强迫男女学生裸体拍照(称为人体模型)。在学校里,他们耐心又仁慈。在造型方面,它含有污垢,无法抗拒羞耻。它真的迫使人们去处理它。在社会方面,这是不道德的,尤其是对于淫秽的戏剧和淫秽的书籍。”结果,在模型上出现了争议和诉讼。当时,最猛烈的袭击者是上海参议员江怀素,他请求当局取缔“享有盛誉的上海美术学院”,并严惩“罪魁祸首”刘海粟。上海县长魏冯道也下令“禁止美国专家画裸体画”江苏省教育委员会在一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禁止模特的提案。

在上海,一群轻浮的青少年和失业的流氓也借此机会兴风作浪,肆意扭曲人体模型和诈骗钱财。一些报纸刊登出售“模特”照片的广告。一些电影院和剧院在开幕前放映了几幅裸照,也被称为“模特”。因此,它给封建道德家提供了更多的批评和弹药,伴随着一股谩骂和谴责的洪流。它指责刘海粟为社会上所有的肮脏勾当负责,称“这是刘海粟发起的”和“这是一个艺术叛徒的功绩”。

当时,刘海粟在北京。他在报纸上非常生气,写了一封信为自己辩护。他强调说,商人和恶棍制作的那套淫秽黄色裸体画无法与艺术模型相提并论。人体模型素描是艺术教育所要求的一种艺术和艺术方法。“他想检查人体的结构、生动的过程和精神身体。徐从中吸取了教训。”他还指出:“封建主义者以礼仪之名,实行谬误。事实上,……他们从未听说过太阳的日子和月经,但他们从未听说过哥白尼的地震。什么是同情?”这封信是善意的,后来发表在《时事新报》上,引起了各方的关注。

刘海粟一直在努力奋斗。斗争最激烈的时候,这场官司落到了五省联军总司令兼军阀孙方川手里。孙方川问魏冯道的模型是什么?“这是一个裸体女人,”魏回答道。于是孙方川在神保发了一封公开信,劝阻刘海粟。当然,刘海粟没有效仿,也在《宣言》中公开辩护。孙方川恼羞成怒,下令通缉刘海粟,并协商关闭上海美术学院。幸运的是,法国领事愿意保护他们,上海的美国专业人士躲过了这场灾难。

刘海粟(左三)和傅雷(右一)参观了巴黎美术学院。

然而,经过一番洗礼,这一模式终于在中国土地甚至一些中国人的概念中站稳了脚跟。在此期间,除了上海美术学院之外,上海美术学院、北京美术学院和上海神州女子学校等其他学校都采用人体模型进行教学。1911年至1920年,浙江省两级师范学校和浙江省第一师范学校也举办了李叔同人体素描课程。

刘海粟开始画人体已经有100年了。“我应该裸体画画”再次引起争议。

最近,一些网友上传了一组大学美术课堂教学的图片,在附随的文字中说“川上院长自己的素描演示真的很棒”。在图片中,有老师和学生在课堂上,也有老师画的人体图片。一些网民评论道:“什么不能画,你必须不穿衣服去画!”演讲充满了偏见和歧视。一些网民说,他们学校的艺术系取消了人体素描课,因为一些家长和学生反对,其他老师也进行了干预。

面对争议,四川美术学院院长庞茂坤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有些惊讶。“没有必要对此事大惊小怪(指人体素描的演示)。国家、科学和法律也允许使用人体模型,这也是世界各地艺术学校的一种常见方式。”他还说,“我仍然正常地教学生。在我学生的人体绘画课上,每个人对模特的态度都是把彼此当成静物,不带任何邪恶的思想去学习。"

20世纪20年代,中国新文化运动的著名人物蔡元培感叹道:“向前迈出一步并不容易!比方说这个人体模型,也许重复,重复!”现在,他真的是对的。今天的审美和艺术教育比过去更受欢迎。然而,从四川和美国的事件可以看出,一些封建糟粕仍然留在人们的头脑中。有些人仍然坚持认为裸体模特等同于色情艺术,这表明缺乏审美能力。由于长期缺乏审美教育,许多人没有审美知识。艺术系学生画人体,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学习过程。观察时完全没有必要戴“有色眼镜”。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的美育和艺术教育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寻找记者,要求报道和寻求帮助,主要应用市场下载齐鲁一店应用或搜索微信小程序一店智能站。全省600多名主流媒体记者正等着你在线报道!

© Copyright 2018-2019 grscreamer.com 孙渡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